【无限之淫神的诅咒】(63-64)【作者:abc123421】   其它小说 
字数:81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十三章仪式(二)

  夜色渐浓,天空那张漆黑的画布上布满银白色的光点,不时闪耀着,而最耀眼的银月则悬挂在画布中央,月辉如水银般倾洒至整片校园,但诺大的校园内,此刻却寂静无声,直到刹那之后,由极静至极动,巨大的欢呼声响起,萦绕在校园中央的圆形馆场上空。

  「圣阿尔卡迪亚学园,第7 届迎新晚会,现在,圆满结束!」

  「最后一项,也是每年新生最为期待的一项,奴妻教育。今年由严重违反校规的,你们的学姐担任主角。」

  「现在,请好好享受最后的狂欢吧,一些人也有机会抛弃你们可耻的处男称号了。不过,肉体伤害是禁止的,请各位同学注意。」

  主持人话音刚落,舞台中央的方形地板便无声的朝两边打开,一位弯腰低头看不清容颜的女性从地板上渐渐升起,女性一身暴露的婚纱装扮,颈间套有米白色项圈,项圈上的铁链与地面相连,而地面中央则有一根立柱,立柱顶端呈弧面撑住女性的腹部,使得她必须弯腰与地面平行,女性的双腿白嫩而挺直的站在地面,但脚腕之间的横杆使得她的双腿必须60度打开。

  这幅诱人的模样立刻引起了场内的惊呼,但也有某些女学生不屑的嘘声。主持人并不拖拉,大步走近被束缚的女性面前,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将她垂下的头抬起,聚光灯也恰如其分的打在女性娇美的面容上,于是女性的样貌顿时展露在所有人员面前,那赫然就是之前被春香带走的千夏。

  聚光灯下,千夏的双目紧闭,秀眉微皱,柔弱十足,但主持人无视千夏的娇弱,十分敬业的继续说明着规则。

  「请各位同学按照学号入场,每次至多3 位,每轮至多20分钟,所以请尽快哟,另外不愿参与的同学请现在离场。」

  「对了,作为奴妻,你们的千夏学姐也要尽到一种义务,那就是记录你们的最终抽插次数,旁边设有专业的记录人员,如果千夏同学的记录与专业人员的记录有误差,根据最终的误差数将受到不同的程度的惩罚喔,这点我们之前就已经告知她了,而且明天中午将会发布这次的抽插数量排行榜哟。」

  「今年的新生共114 名,首先请1 号至3 号入场。」

  ……

  由于地板打开前春香一直待在千夏身边,并且不时撩拨着千夏的情欲,此时的千夏虽离高潮还有段距离,但是蜜穴内部却早已潮水泛滥。当她感觉到自己的裙摆被撩开,接着一根火热而坚硬的柱体抵在自己蜜唇之间摩擦时,她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泛起的恶心感,准备专心计数,春香之前和她说过,如果她能将每个人的抽插次数几乎没有错漏的记录下来,她大概就能离开这里了。

  但与此同时,一个阴影笼罩住她的面庞,一只手抓起她的粉色秀发向后拉扯,她的头被迫扬起,阴影慢慢靠近,一根同样火热而坚挺的棒状物抵在她的唇间,左右磨蹭着,而她胸前的心形铃铛亦被两只手拉扯弹动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可恶】

  想到春香的叮嘱,千夏羞耻地闭上眼睛,双唇缓缓打开,任由前方的火热进出自己的口腔,一股腥臊味顿时充满她的鼻腔,让她恶心万分,却只能强忍着不适感继续努力张开双唇。

  「你倒是舔啊。」耳边传来不耐的声音。

  【还想让我舔?没门!】

  千夏的舌头如同僵硬一般死死埋在口腔底部,丝毫不理会前面的声音,而后方,一股强大的冲击感也在此刻传来,顿时,千夏被突袭得闷哼一声。在她的后方,一个人影颤抖着,下身的肉棒尽根没入千夏的肉洞,洞内,蜜肉开始本能的蠕动、紧缩,让后面死死忍耐着快感的同学发出一声悲鸣,然后一泄如注。
  「噗嗤」一声,笑声从身旁传来,而身后那位1 号小处男则闻声而逃。千夏也有些哭笑不得,虽然她无法看见,但体内的喷射感她还是能感觉到的。

  一位手持记号笔的中年男性走近千夏,问道:「次数?」

  千夏想着主持人开始报出的1 号到3 号的名字,稍稍扭动一下头,让前方的肉棒从口中滑出,一缕口水顺着她的嘴角流下,但这丝毫不影响她淡定的话语。
  「朝田一郎,1 次。」

  很快,第二根灼热的肉棒开始与千夏的身体负距离接触,这一次的2 号大概不是处男了,因为他熟练的运用三浅一深的御女良法驾驭着千夏。浅,棒身仅插入三分之一就停止,深,则腰部用力,让肉棒尽根没入,股间相互击打,发出轻响。

  每三次浅入都只能让千夏感受到一种被限制住的快感,而三次之后的那次深深插入,便会让千夏全身酥麻,几乎舒爽的呻吟出来,于是,每三次浅插过后,千夏就无比期待下一次那种酥麻入骨的快感。如此上百个轮回之后,时间早已超过预定的15分钟,但却无人阻拦,此时千夏的身体都本能般的记忆住了这股快感。
  直到又一次三浅过后,千夏的蜜肉如同记忆般开始微微颤抖,期待着狂快感降临,但是这次肉棒却静止不动了,这种身体的期待和现实的落差瞬间就让千夏焦躁起来,浑身如同无数蚂蚁在爬行,无比想要身后的肉棒深深插入自己的体内。
  「怎么,很想要么?」恍惚间,千夏听到了身后传来的调笑声,本能的点头后又使劲的摇头,否定着自己的欲望。

  「真是不诚实的孩子呢,但你的身体却很诚实哦。」

  「看,你这潮红的全身……」两根手指轻柔地滑过着千夏的背部、腰间、腋下、臀部、大腿,让她浑身战栗起来。

  「泛滥的小穴……」手指轻轻左右掰动两片蜜唇,一缕缕蜜液溢出,滴落在地面。

  「收缩的菊花……」手指温柔的绕着菊蕾打转,然后慢慢探入一个指节,两个指节,旋转,然后抽出。

  「挺立的乳头……」手指来到了乳峰,滑过乳尖,拨动悬挂的心形铃铛,发出如同迎客般的清响。

  「还有这情欲燃烧的眼神……」一只手轻轻扭过千夏的脑袋,另一只手拨开遮挡的秀发,露出千夏此刻恍惚般的神情。

  「你是奴隶……」

  「我是奴隶?」千夏喃喃道。

  「不,我不是。」

  头部被控制住,千夏只能微微摇头表示否认。

  「不,你是欲望的奴隶!沉迷于肉体的快感不可自拔。」说完,他便腰部一挺,肉棒全面入侵,而千夏的喉间仿若应和般溢出娇媚的呻吟。

  「咿呀——!」

  「你是欲望的奴隶!」男子重复着这局话,每说一句便将肉棒深深插入一次,千夏也跟着颤抖的呻吟一声。

  30分钟后,千夏已经泪痕满面,那是高潮多次后导致的泪腺崩溃,而大腿下更是积聚着一汪透明的淫液。

  「你是欲望的奴隶!」

  千夏已经急喘得无法出声了,却还是不停地微微摇头。

  「可恶,还是不行,好不容易让她陷入催眠状态,她的精神壁垒怎么这么强大。」男子有些气急败坏道。

  不远处的阴影中,某个千夏熟悉的女性走来,正是隐藏在一旁的春香,她开口,声音冷冽而魅惑,那是一种冷热交替的感觉。

  「让我来试试吧。」

  「哼,我是没有办法了,交给你了。」

  春香走到千夏面前,蹲下,捧住千夏的脸颊,轻声问道:「千夏酱,还坚持得住么?」

  虽然千夏此刻头脑有些眩晕,有些恍惚,但她依然认出了声音的主人,那是春香。不过,听清问话后,千夏神情微凝,迟疑了好几秒,才缓缓点头。

  「那么,你相信我么?」春香继续追问道。

  这次千夏却不再犹豫,点点头。

  千夏的点头让春香有些迟疑的内心坚定起来。

  「你愿意将你的未来交付于我吗?」

  迟疑,思索,点头。

  「放开你的身心,不论发生什么,一切都交给我。」春香的话语越来越柔和,越来越温暖,听着春香的话,千夏的表情变得平静,眼皮缓缓垂下,呼吸也逐渐平缓,如同睡着了一般。

  看到千夏放松的样子,春香起身,走到千夏身后,伸出双指,指腹上方,一个多层构造的奇异魔法阵渐渐成型,然后春香神情严肃,双指如剑,缓缓刺入千夏的蜜穴,是剑,就要见血,只见一丝丝鲜红从千夏的蜜穴溢出,顺着春香的指尖滑落。

  首先是刺痛,紧接着一股由内而外的滚烫感瞬间由蜜穴处袭遍全身,千夏本能的想要抵抗这种感觉,但突然想起春香的话语,只能尽量放松,忍耐着这股越来越强烈的热辣感。

  十几个呼吸之后,热辣抵达巅峰,千夏如同熟透的虾子般,全身通红,但很快,热辣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清爽的冰凉,如同夏日喝入一口冰凉的冷饮,沁人心脾。某种凉丝丝的感觉在她的身体蔓延,如同之前的热辣一般,她有一种如果她不愿意的话,这股气息便会立刻消失的奇异感,但因为春香的话,她并没有好奇的去尝试抵抗,而且顺从的接纳。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千夏体内的一切感觉都消退殆尽,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春香知道,印记已经完全融入了千夏的精神,最后需要的便是彻底激活了。
  「最后忍耐几天吧,千夏酱。」春香望着千夏那迷茫不知的样子,有些愧疚,但口中却对着某处空气道:「让晚会继续吧……」

  ……

  第六十四章印记与种子

  夜的帷幕被初阳的光辉渐渐拉扯开来,如同撕开少女的遮羞布一般,露出里面粉嫩的蓓蕾与粉鲍。在这所校园中央的场馆内,却有娇媚的呻吟声传出,那是夜宴最后的终曲,千夏叉腿弯腰,身上的衣物不知何时已经被粗暴的扯下,露出白浊遍布的肉体,而在她身后,一位等到最后时刻才拥有进攻机会的勇士狂乱的捅刺着他的长枪,口中「啊啊啊」的呼喝着。

  历经一夜的折腾,千夏的面色依然红润,看上去简直容光焕发,诱惑万分。她双眼半眯着,嘴角微翘,好似享受着,静静等待着身后最后的喷发。

  长枪那毫无技巧性的胡乱捅刺,对于一般女性而言,快感并不会太强烈,但在千夏这里,她却仿佛获得了莫大的快感,一声声娇媚的呻吟简直能让处于贤者状态的男性雄风再起。

  「嗯呐~不行了……」

  最终,一声低沉的嘶吼与一声长吟相伴,白浊喷发而出,一股股涌入千夏的花径深处,奇怪的是此时千夏的蜜穴仿佛成为了单向阀门,精液在花径内奔腾流转,却丝毫没有溢出,相反,不知何时出现在千夏阴阜表面的奇异花纹闪烁了好几下,蜜穴内的精液纷纷化作一缕缕浊白的匹练,与千夏花径内的蜜肉纠缠、融合,进而扩散至她的全身,与此同时,与花纹相连的一个花苞悄然打开一丝,而在花苞旁,还有着一朵正盛开着的白色花朵,定神看去,摇曳生辉。

  【肉欲的印记】(第一阶段激活)

  效果:作为肉欲的奴隶,快感获取程度大幅度增加,恢复速度提高,以精液为能量驱动,激活时,每分钟消耗0.1ml ,能量为0 时,将受到肉欲支配。
  (当前能量:275ml )

  而在现实中的某个房间里,千夏的阴阜上也灿烂绽放着一朵白色小花,临接着小花,一个花苞也在一旁陪衬。

  当一切尘埃落定,千夏内心翻腾的欲望缓缓平息,精神早已不堪重负,当她身上的束缚被工作人员解开后,整个人便如若无骨般瘫软在地面,昏迷了过去,但身体中残留的快感还使得她不时抽搐。

  不久后,千夏感知到身体似乎被人翻弄着,全身泛起温润感,似乎有人正给她清洗身体但她疲惫得几乎无力睁眼了,眼皮微动以后,再次沉睡了过去。
  千夏沉眠期间,昨夜的榜单被张贴了出来,最后一名赫然就是掩面逃跑的一号,仅仅抽插一次便被缴械,而首位则是46号,抽插了整整7 分钟,高达318 次。
整个榜单,几乎每个人都参与了,除去少量的女性和唯一缺席的2 号。而在榜单最后,则是千夏的误差记录,与所有人的记录对比,误差达到了714 次,惩罚想必是不低的,但下周一集会时才公布的消息却让不少学生失落的同时又满怀期待。
  傍晚时分,校内的社团活动也渐渐结束,学生们成群结队的走出活动室,准备回家好好休息两天,而在操场的跑道上,有那么一小群学生目光灼灼的望着正在环形跑道上慢跑的少女。不过与其说是跑步,不如说是公开的露出play,千夏郁闷的哀叹着,她明明才苏醒没多久,但春香丝毫不关心自己的身体,拉扯她到操场,美其名曰锻炼身体,但是看春香故意戴在她身上的那些小道具,这分明就是想要看她笑话……

  看着那些道具,千夏内心拒绝的想法不知怎么的就是无法说出口,等到她回过神来,身体已经顺从地配合春香将它们穿戴上了。脚上穿着8 公分高的银色高跟鞋,而两个高跟上分别系着一根白色弹性塑料绳,绳头的另一端则被春香特意系在她的乳头上,每次走动,鞋跟都会或轻或重的拉扯着乳头,同时腿上穿着一对白色长筒袜,紧紧裹住她那细腻的大腿,而它们的唯一作用只是固定塞在蜜穴深处两颗跳蛋的开关,更让她难堪的是菊穴被一个银色U 形肛钩勾住,并用结实的绳子系在她的粉色长发上,绳子的拉扯力道让她不得不昂起头来,一旦低头,肛钩就会勾动她的后庭,难过至极,除开这些让她难堪的物件之外,唯一能够留存她的羞耻心的大概仅有脸上这遮挡双眼和鼻子的半片猴型面具了吧。

  但以上那些,都只是运动前的准备而已,在春香的要求下,她需要在这个800米的环形操场上跑4 圈,也不知道她当时到底怎么想的,竟然没有反对,反正现在的她正在这个操场上,在越来越多观众的围观下,一手护胸,一手遮阴,以奇怪的姿势小步跑动着,但即使心中充满了后悔的情绪,她还是忠实的执行着春香的命令。而且不知为何,一圈跑过一半时,她内心的抗拒便极速消失,强烈的快感开始滋生,不仅仅是因为乳头上的细绳与蜜穴内的跳蛋,还有从内心深处溢出的,她不愿承认的愉悦与快慰,这种感觉简直如同吸食毒品一般,让她浑身发颤,步子也变得飘飘然了。

  在快感的进攻下,千夏从脸颊到耳根都红润起来,乳尖亭亭玉立,蜜穴流水潺潺。而随着快感逐渐累积,千夏的脑袋开始发麻,周围的窥视感也变得更加强烈,蜜液开始小股涌出,高潮,不请自到。

  高潮的激烈快感迫使千夏停下,大腿绞在一起,双手遮挡着三点,满面通红,想要低头,却被菊穴的快感弄得一个踉,不得不抬头面对周围淫邪的视线。
  「不要看我这幅羞耻的样子啊~」千夏羞耻的想着,蜜液却奔流的更加欢快了,稍稍停顿几秒后,千夏再次跑动起来,相比之前,她的速度不降反升,加快步伐后,乳头上的快感频率开始加强。

  「唔,不行,怎么可以这样,头开始动了,都是风的错……」千夏的内心是这样想的,跑道上,她的头部开始轻微晃动,U 形钩一下下的勾动后庭,如同抽插一般给予千夏阵阵快感。

  「哈~好爽,还要……手,不行,不能这样……」在千夏一次次的拒绝内心的想法中,她捂住胸部的手开始轻轻抓捏着自己那座柔嫩滑腻的雪峰,护阴的手更是紧紧贴合蜜唇,如同镶嵌在蜜唇上,但下方隐秘处,中指一下下的屈伸,却是在不停地勾动着自己的情欲。

  「嗯哈~好强烈……」

  「咿呀——!」

  身体抖动、抖动,步子却未停下,周围的人似乎什么也没发现,于是她更加大胆起来,雪峰开始变幻各种形状,蜜唇中隐藏的红豆也被指腹不停摩擦着。
  很快,操场上就出现这样的场景,赤裸的少女佩戴着奇怪的玩具,瞳孔涣散,一边自慰一边绕圈奔跑着,口中发出的剧烈喘息声,不知是由于奔跑的不适,还是来源于快感的冲击。

  千夏最终是被春香拦下来的,那时的千夏已是香汗淋漓,双腿之间更是春潮泛滥,大坝早已决堤,尽是粘稠透明的银丝,之后春香口中发出怪异的赞叹声。
  「竟然整整跑了8 圈,真是厉害呢,夏奴。」

  「呼~呼~」跑完8 圈后,千夏仅感觉到一点疲惫,更多的却是难耐的快感,她觉得自己的身体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之前她明明没有这样敏感的,但她并没有考虑太多,因为现在她只需要听从春香的话就好。

  「好了,休息一会儿,晚上还有活动呢。」

  「是,主人。」

  ……

  夜,校园内某间教师公寓客厅,柔和的灯光下,一个稍显硕大的男性身影敞开双腿大咧咧的坐在黑色的皮制沙发上,而其双腿之间,一个娇小的少女身着白色丝质睡衣,跪坐在木质地板上,透过灯光,可以依稀看见少女衣物内的粉色蓓蕾。少女此时的行为却如同援交少女一般,一只手握住男人那从拉链中露出的软趴趴的小蛇,轻轻套弄着。

  「没想到真能获得魔法少女的主动侍奉,那位不愧称为邪堕的魔女呢。」
  千夏对男性的话充耳不闻,脑海里则回忆起春香对她说的话。

  「今晚8 点,你去教师公寓201 号,服侍里面的人,记住,不许反抗,另外,
尽可能让他尽兴。」

  第六十五章服侍

  「别一直用手,快用你的唇,你那粉嫩的小舌头,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前方的男人语气不满道,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虽然让他很有感觉,但少女的唇舌侍奉更让他期待,特别对方还是他的死对头,魔法少女。

  千夏并不知道前面的人影叫什么,也不需要知道,因为,她现在唯一能回答的就是:

  「是,主人。」

  毫无感情的话语让男人眉头微皱,但想了想,并没有说什么,而且静静望着千夏此时低头的模样。

  在千夏手中的软蛇轻轻跳动,她犹豫了几秒,最终还是不情愿地伏下脑袋,微微张口,将男人的性具含进唇内,这大概是她第一次主动侍奉男性吧,千夏回忆起曾经,虽然经历过大大小小许许多多让她羞耻羞愧的事情,但主动这种事,从未发生过。

  【可恶,要我自己主动什么的】

  但春香的话语不时在她的耳边回响,她只能动弹着僵硬的舌头,胡乱的舔舐着男人的肉棒,千夏发现,虽然这样做感觉很恶心,但肉棒的气味意外的好闻呢。
  千夏青涩的侍奉技巧显然无法让男人满意,虽然这种青涩的感觉也不错,但他更喜欢女性更为纯熟的技巧,于是他开口道:「口交技术太烂了,毫无技巧,先把我的肉棒吐出来,按照我说的做。」

  千夏吐出棒身,抬头,脸上还残留着羞耻的红润。

  「伸出舌头。」

  千夏照做。

  「伸长一点,别缩回去。」

  男人看着千夏的模样点了点头,继续指导道:「现在从睾丸开始向上舔,最后用舌尖勾动龟头边缘头冠。」

  「喔,就是这样,然后继续这样进行几轮。」

  几轮过后,男人的肉棒已经彻底的冲天而起,下部也湿淋淋的全是千夏的口水。

  「好样的,现在张嘴含住龟头,别用牙齿,舌头绕着龟头顺时针旋转。」
  「呼~好,然后就这样慢慢将肉棒吞进去。」

  「舌头不要停。」

  「然后一点点吐出来,好,停!龟头别吐出来,舌头继续动,可以换一个方向。」

  「然后再吞进去,速度可以快一点……」

  千夏一一照做,「啧啧」的吮吸声接连不断。到后来,已经无需男人指导,千夏便开始前后摆动头颅,卖力吞吐着肉棒,双眼半眯,脸上浮现起似有若无的享受表情。

  等到男人的快要产生喷发欲望时,他连忙用手抵住千夏的脑袋,大声喊道:「嘶~停停停,慢一点。」

  千夏腹诽着男人的众多要求,唇舌的动作却顺从的放缓,男人紧绷的神情也开始放松,右手伸入千夏宽阔的衣领,顺着锁骨往下,五指张开握住一座雪峰微微用力揉弄着,食指偶尔拨动粉嫩的葡萄,他开始真正享受起少女那美妙的肉体了。

  漫长的夜,就如同千夏那怅然的心,等待着光明。

  ……

  「真是单调的呻吟,你就会这几句?嗯嗯啊啊的,先前怎么教你的?。」
  千夏抿着嘴唇,分开腿别扭的坐在平躺在地板的男人身上,她的蜜唇此刻紧紧裹住男人的肉棒,上下吞吐着,两者的接连之处白沫遍布,证明着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不短时间了。

  听到男人的话,千夏并没有停下臀部的起落,因为连绵的快感不允许她那样做,但要她说那些羞耻的话,她怎么说的出口。

  男人并没有直接逼迫千夏,反而握住千夏腰部,开始主动的快速挺动,因为十几分钟前的事情告诉他,只要快感足够强烈,她的底线便会急剧下降。

  十几分钟前,少女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坐上他的肉棒,但是看少女现在这幅主动扭腰提臀的模样,哪里还有半点不甘愿。

  几十下「啪啪啪」的交击声后。

  「插得你爽不爽?」男人呼哧呼哧的喊道,腰部动作不停。

  「啊……嗯……」快感开始在体内奔流,千夏已经快要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了。

  「爽不爽?」男人再次强调,腰部用力快速向上顶。

  「咿呀……好深……好爽……」千夏仰起头,双手后撑,上半身呈弓形,双腿随着男人的腰部起伏已经无力撑起,股间成为了身体的唯一支撑点。而随着男人肉棒的挺动,身体在空中不停地上下晃荡着。

  「哈……不行……太快了……好爽,受不了了……」

  看着千夏似乎彻底放开了,男人内心满是征服感,再也不死守精关,身体放松,进行最后的疯狂冲刺。

  「啊啊啊……不行……要去了……」

  千夏头部胡乱摆动着,口水四溅,瞳孔收缩,肉棒进出蜜穴时几乎可以看见残影,「啪啪啪」声更是连成一片,如同人形打桩机一般。最后,男人嘶吼一声,将肉棒深深顶在千夏花心,肉棒开始膨胀,紧接着连续三股精液喷射而出,浇灌在花心上,烫的千夏浑身一激灵,再次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激烈的高潮之后,千夏趴伏在男人身上喘息着,身体慵懒得不想动弹,男人也并没有抽出他的肉棒,反而将其埋入蜜穴保温,1 分钟的时间转瞬即过,千夏惊惧地发现,男人的肉棒在她的蜜穴内再次膨胀跳动起来。

  【怎么这,这么快!】

  男人十分愉悦的看着身旁千夏脸上的讶色,内心微哂,他可不是人类,这里,也不是现实啊。

  男人翻身,抽出肉棒,双手抓住千夏的脚踝,朝两边分开,然后用肉棒对准淫液遍布的肉洞口,合身压上,再次开启了一轮新的征程。

  夜色渐浓,千夏被男人的肉棒一次次的鞭挞着,不仅仅是蜜穴,就连紧缩的菊穴也被光顾了好几次,淫生浪叫充满整个房间,银白的月儿也娇羞的躲进云层,只露出半张脸。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